既明琬琰

胡闹

今天疯狂写作业  感觉不在状态  丧

接好早之前  训诫

夜天澈双手过头,举着戒尺可怜兮兮的盯着面前的地毯。他依稀记得这地毯是有一年秋猎他和四哥一起猎了一头猛虎,父皇龙颜大悦赏下的,仿佛还是波斯的贡品,踩上去舒服极了。然而现在现在他就跪在地毯的外面,已经不知道多久,膝盖底下穿来丝丝凉意,已经是酸痛难忍。
他回过头惨兮兮的往外间张望了一下,放下双手,缓缓矮下身子坐在腿上想要缓一缓。突然“咯吱”一声传来,夜天澈浑身一激灵,猛地直起身子,却没想到这一动作来的太突然,手一抖戒尺径直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一声。等他捡起戒尺恢复好姿势才惊觉四哥的脚步早就停在他身边。冷汗顿时出了一身。他颤抖着声音唤“四哥……”
夜天凌拿起他手中的尺子,放在自己手中掂了掂,“你胆子倒是越来越大,原是规矩全都忘了,我让你跪省,你倒敢偷懒了!”话音刚落就是兜着风的一下敲在夜天澈后背上。夜天澈知道自己犯错,没脸求饶,只咬着牙受了这一下。然而第二下马上又以同样的力道打下来,夜天澈受不住,双手往前一扑,惨叫声脱口而出。
夜天凌皱着眉看他撑地的手和双腿都在微微颤抖,终究是心软。伸手抓着十一后衣领,拎着他进了内室把他甩在了榻上。没等十一反应,戒尺点着他后腰,沉声命令“自己脱!”
羞耻这种东西在从小看他长大的四哥面前从来不重要,在盛怒的四哥面前更加不重要。十一红着眼睛把亵衣脱掉,回过头盯着他四哥,求饶的意外分明。夜天凌抬手用戒尺指着他,面容冷酷,“做出这样的事,你还有脸求饶,今天你不用求饶,好生受着就是。”十一一听夜天凌要发狠,本通红的眼睛再添了几分畏惧,回身抱着夜天凌的腿认错的话流水一样说出来,可惜,夜天凌从小到大听他这些话不知道听过多少次,现在明显是不买他的帐。他伸手拧着十一耳朵把他摔到地上,“不想趴着挨,那就跪着挨。”

伪装者在我心里的地位相当于潜伏在有些人心中的地位,看见有的剧打着伪装者的旗号宣传,内心还是十分的复杂了,希望不要毁伪装者的名声。

胡闹

训诫向预警  不喜欢的点小叉叉

(1)

“嘿!上啊,上啊!咬他,咬!”

夜天澈和一个小太监趴在桌子上,中间是斗的难舍难分的两只蛐蛐。两人旁边围了一圈的太监,也都在跟着嚷嚷。

淑妃一进门看见的就是这幅场面。

“澈儿!你这是在干什么!”

淑妃出身书香世家,家中何时有过这番场面,夜天澈相貌肖母,偏偏性子这么跳脱。离了凌王就像烈马没了缰绳,分明是天都第一小霸王,如今竟然在宫中玩起这等低俗的物什。

这厢刚好夜天澈的蛐蛐被咬死,他“嘁”了一声,满不在乎的耸耸肩。一屋子太监哗啦跪了一地,夜天澈笑着迎上淑妃。

“母妃,何必大惊小怪。不过是一场游戏罢了,有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淑妃不可置信的看着儿子,第一次后悔自己太过纵容儿子,以至于现在养成他这幅样子。

“你看看自己!哪里还有半分皇子威仪!母妃在你身上寄托了多大的希望,可是你呢?不顾学业,肆意玩闹,成何体统?!”

夜天澈知道自己禁宫玩乐不合规矩,母妃指责并非没有道理,奈何少年正值叛逆期,正是什么都不服的年纪,上下嘴唇一碰,忤逆的话脱口而出。

“母妃未免太小题大做了!只是斗一场蛐蛐有何不可,深宫无趣,难道要像母妃一样,活的像个木偶一样吗!”

淑妃闻言脸色惨白,不禁后退一步。身边的宫女连忙扶住了,不满的看了夜天澈一眼。

“你……你这孩子,我这个做母妃的是管不了了,凌王今日回京,如今已经是见完陛下了,我这个母妃管不了,那就让你四哥好好管教管教你!”

夜天澈心里一慌,话刚说完他就后悔了,然而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,是怎么也收不回来了。四哥近日奉旨外巡他这才敢如此放肆,近日行事基本桩桩件件都是犯了四哥的规矩,听及四哥返京,难免慌张。

夜天澈吞了吞口水,“我不去!”

淑妃扬声道:

“来人!把十一殿下送到凌王那里,就说是我说的,十一顽劣不堪,请四殿下好生管教!”

一世醉(凌澈)

所有的bug都是我的
所有的感动都是原著的
好久没写手生了,请轻喷

4

斯维云盯住手里的信看了半晌,眉头越来越皱。夜天凌登基之后大力提拔寒门学子,他自夜天凌还是凌王之时就鞍前马后追随他,到此时,布衣丞相斯维云之名已经九州闻名。

“老爷,是时候上朝了。”

斯维云站起身,理了理官服,扬声道“知道了!”

大正宫

“臣大理寺马钰,有本要奏!”

斯维云眼皮一跳,直觉要坏事。他是昊帝心腹爱臣,澈王所谋之事昊帝早前已经知会过他。只是他早晨刚得秘报,大理寺马钰不知怎的竟也知道了此事!他正欲下朝之后把此事告诉昊帝,没想到这个马钰竟然在朝堂上公然提了出来。与维族私通,这可是大罪,他这是想要置澈王于死地啊!

这厢斯维云才一愣神的功夫,那厢马钰已经朗声说了起来。

“臣偶然间从他处得知,澈王殿下私自与维族皇室有所交涉,更志使外族擅自出入天都伊歌,出入澈王府如入无人之境。其心可诛!臣请陛下恩准,按太宗律,拿澈王入大理寺,严加审问。”

马钰此言一出,朝堂上一片哗然。澈王私交外族,确是大罪,然而澈王乃是昊帝爱弟,事涉澈王,此事绝不会简单。

只是还未待斯维云开口,漓王殿下󾠮已经出列,对着马钰破口大骂:

“一派胡言,你一个小小的大理寺卿,竟然敢在朝上妄言审问我十一哥! 我先奏请皇兄拿了你,看看是谁给你的胆子,竟敢挑拨我们兄弟的关系!”

“皇兄,十二弟言语虽然放肆,但是言辞中肯。十一弟从小受教于皇兄,绝不会做出有损国威的混账事。倒是这个马钰,言辞凿凿,却一拿不出物证,二找不出人证。离间皇室兄弟之情,其心当诛!还望皇兄明察。 ”

斯维云无奈的笑笑。本朝皇室多情种,此言当真非虚。皇帝夜天凌偏爱澈王,这九章亲王󾠯湛王一心护着漓王。斯维云敛容出列:

“臣附议。”

清凉台

夜天凌一掌拍在书案上,已然是怒急。澈王和漓王跪在下首,垂头敛目,俨然是大气也不敢出的样子。沉稳如湛王殿下,也站的比以往更端正些。

斯维云眼观鼻,鼻观心,三位殿下都不打算触皇帝的霉头,他这个外人更没有道理出头。

最后还是皇帝先开了口:

“事已至此,遮遮掩掩反到作实了十一的罪名,稍后朕会降明旨,维云回去后走内阁,发六部。十二!朕就不信你十一哥做这些事你能毫不知情,如果不是你的京畿司放水,予沁她进得了伊歌城?还有你!堂堂九章亲王,跟着两个小的胡闹!”

湛王掀袍跪地:“臣弟知错,求四哥宽宥。”

“京畿司在明,影卫在暗,护十一周全。七弟为主,维云为辅,一个查内宫,一个查马钰,消息是怎么透出去的,马钰是怎么知道的,朕要知道的清清楚楚。”

几人一起称诺,起身告退。

十一正偷眼去看夜天凌,却不妨绣着龙纹的靴子出现在视线里。夜天凌扶起他,弯腰去拍他袍子上沾上的尘土。十一有些怔,嗫嚅的唤他。

“身上还没好利索,不要逞强。去吧,去做你想做的事,四哥在你身后。”

十一抬头看他,夜天凌在对他笑,眼里有星星。

󾠮夜天澈同胞兄弟,从小跟在湛王身边长大
󾠯亲王中最尊贵的头衔,只有湛王一人个

最近真的忙的晕头转向,等过了一段一定码字,谢谢大家喜欢。

马上就50粉了

凌澈这队本来是自己写着玩的,没想到这么多人喜欢

所以下一步大家想看什么

训诫还是一世醉正文

欢迎评论

三里屯居士,生日快乐!

wuli凯凯王,新的一年一定要快乐。

lof.真直男.ter

哪位小可爱会放外链请私信我